A视角

会不定期的爱一个不一样的人

你A又开新坑了,你确定不来看看吗?

红豆轻小说《雪木》:异能pa
主岩罗(死磕到底)
提上日程的还有权贵,泊秦淮,坤廷,毕侃,洋灵,卜岳……(未完续欢迎评论补充)
是个蛮大的设定。
大家的异能还没想好,欢迎提议,点梗。
……
敬请期待这样。

看看我们吧!【群宣】

欢迎大家来到"Misty Valley"
这是个在繁华市中心的一家酒吧。  比较复古的装饰让这个酒吧在这里十分醒目。在里面,你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异族。当然,还有人类。

欢迎加入Misty Valley【审核】,群聊号码:876990382

【高亮】(是新群,等的就是你)

虎老大的兔子先生

老虎x兔子,不知道有没有人写,梗来自抖音
sd文风预警

这天兔子先生出去采白菜,回来时捡了只老虎回来。

满是伤痕的老虎蜷着他庞大的身体窝在兔子的小窝里,眯着眼睛看着这个从深林里硬把昏迷自己拖来的兔子。
兔子跑这跑那,不一会儿找来了好多草药。
上下打量捧着满怀草药的兔子,老虎开口“你知道我是谁吗”
兔子从草药堆里探出头“是老虎先生”
老虎很疑惑“既然你知道,那为什么救我?”
兔子也很疑惑“我为什么不能救?”
老虎亮獠牙装凶“我会吃了你的”
兔子把爪子递到他的嘴边“给你吃?”
老虎转过头“不吃”
兔子抬爪拍拍老虎的脸“就知道你不会吃我,我才救的你啊”
老虎叹口气,不打算再和他聊这个话题。


兔子把捣碎的药草敷在老虎的伤口上,可是老虎的伤口太多了,那点药草根本不够。
兔子决定再去找草药,却被一个大爪子抓住 “不必再去找了”
老虎把兔子放回到自己身边,继续说“伤口会自己好的,不必你这样麻烦自己”
兔子连忙跑到老虎面前“不行,老虎先生会疼的”
老虎抬爪子拍拍兔子的脑袋“没事,习惯了”
兔子低头“唔…老虎先生可要爱护自己的身体,不能总受伤啊”
“好”老虎笑笑,很少有兽关心自己,被这面前的兔子一说,心里倒是暖流横过
兔子抬起头“老虎先生,我叫罗正,老虎先生叫什么啊”
老虎戳一下兔子的脸“我叫董岩磊”
“我可以叫老虎先生你磊子嘛”
“可以,那我要叫兔子你什么?”
“emmm不知道”
“那,等我想到了再说吧”
“嗯,好!”




“磊子磊子!等一会儿吃饭,你想吃什么啊”罗正蹦蹦跳跳的在董岩磊身边转圈
董岩磊拎起罗正“你这兔子,是欺负我现在不能跑跳是吗?嗯?”
罗正笑嘻嘻的看着董岩磊“没,我经常这样”
董岩磊叹口气放下罗正“也是,毕竟是兔子……”想了一下,罗正是兔子啊,想搞到肉是不可能的“给我弄点蔬菜就好”
罗正歪头看董岩磊“哎?我听说老虎不是吃肉嘛?”
董岩磊翻个白眼“最近改改口味”
罗正眨眨眼“哇哦~磊子是很有个性的老虎哦”



“磊子磊子,以后你睡我的窝”罗正找来几片大叶子,放在董岩磊旁边,自己躺在叶子上。
“你不睡窝?”董岩磊戳戳罗正的小尾巴
罗正转头看董岩磊“这不是我们两个睡不下嘛”
“你不会自己睡?”
“可磊子你受伤了啊”
“……”
董岩磊知道罗正犟的很,懒得再和他说,直接把他小小的身子捞过来,抱在怀里。
“哎?!”罗正扑腾着挣扎
董岩磊紧紧抱住他“乖,睡觉”
罗乖巧:“哦……”





“磊子磊子!你的伤口!”罗正突然发现董岩磊的伤口已经有愈合的了,不禁开心的竖起耳朵,四处查看他的伤口。
“大磊子厉害哦,小的伤口都好的差不多啦!”罗正踮起脚尖拍拍董岩磊的头。
董岩磊晃晃头“那是当然,我是谁,你磊哥!过不了多久,我就能跑动了!到时候带兔子你去森林更深处玩!”
罗正开心的扑在董岩磊脸上“嘿嘿,磊子真好!”





之后,老虎先生的伤口全好了,可一直盼着他痊愈的兔子不是那么开心了。

“兔子,怎么不开心?”董岩磊走到窝成球的罗正旁边。
罗正抖抖耳朵,超小声的嘟囔着“磊子好了,就要回家了……我不想老虎先生你走……”
董岩磊把下巴搁在罗正头上“舍不得我?”
罗正闷声“嗯…”
董岩磊叹口气,把兔子球抱在怀里“那我一直待在兔子身边还不好”
“真的吗!”罗正激动的仰起头想看董岩磊,小兔脑袋直接嗑在了老虎的下巴上。
“唔……”罗正着捂头,耸着兔耳朵。
董岩磊抬爪揉揉罗正的小脑袋“嗯,真的”






“大磊磊!今天吃胡萝卜吧!”罗正一早就从窝中窜出来,今天他种的的胡萝卜可以收了。
罗正埋在田里,拔了一根萝卜出来“哇哇哇,这次的萝卜成色好好哎”
罗正放下萝卜,去拔另一个。
“啪”一个大爪子踩烂了罗正刚刚放下的胡萝卜。
罗正听见声音,抬头,看见三只大老虎黑着脸看他,打头的那个老虎,正是踩碎他萝卜的罪魁祸首。

罗正知道,这三只老虎,可不像董岩磊。

不知何时,董岩磊出现在罗正的背后,一下揽来正在发抖的兔子,瞪了一眼三只老虎“你们看什么看!还不快帮你们嫂子收胡萝卜!”
董岩磊又指了一下刚刚踩烂了萝卜的老虎“还有!大多数的萝卜都让你收!”



这里独皮罗正,若有q群缺一只前期高冷似瓜后期死傲娇的花正,请来捞我。q:1550489244

魔鬼思想

就突然蹦出的想法,嘎嘎不能吃辣,歪歪能吃,有时嘎嘎收到的辣椒“花”谁来处理呢,就出了一个梗:不吃辣的嘎嘎主人X特别爱吃辣的歪歪精灵(=_=)

小传2


他坐在花圃边,缓缓的擦着他的弓箭。

他今天偶然穿了身红衣。

琉璃木芯所造的弓身原有的白透映着红衣,呈淡红色,弓身反射出红光,四散在他脸上。

他不语,只是重复着擦拭的动作,没人会去打扰他,打扰这份美丽的宁静。

他像是一幅画。

没人可以真正的走进画的世界里。

他忽然抬头,见一人似半晌间未动一步,是看呆了。

他被逗笑,抬手摘下身旁的一朵红花,将其做箭,搭在了弓弦身上,拉弓,松手。

那人猛回过神,胡乱伸手,捞过飞来的红花,之后便不知所措,又呆呆的,盯着手中的花枝。

他今天偶尔调戏了一下客人。

一阵风吹过,从花圃中卷走几片花叶。

搭箭,拉弓,松手,一系列的动作他如云流水。

“当”箭将一片花叶定在了地上。

他满意,笑得开心,摇荡着未着地的双脚。

众人心里皆是赞叹,却无一人开口,这样的一个佳人,他们一介乔夫,自知只配远远地看着。

许是真的无聊,他起身,拍拍衣袍上的灰尘,尘埃恋恋不舍,在他身边打着转,奈何却被清风卷走。

他取一朵花,替代发簪,别在发间,在又一阵风中转圈,红色的裙摆旋转着扬起。

他也是一朵红花,人们都这样想。

风停了,他便不再转了,而是趴到石桌上,眨巴着眼。

不知为何,他红了眼眶。

他闭上眼,将头枕在手臂上,蛇儿从他的袖口爬出,吐信子舔舔他眼角的晶莹,却还是止不住泪水的外流。

他哭了,好看的眉头微微皱起,微张着口。

他静静地哭着,蛇儿通人性,亲吻他的脸颊做安慰后,转回身爬到他的手臂膀,紧挨着盘起身子。

蛇儿将半只脑袋埋在身子里,棕色的眼睛四处观望着。

它在守着他。

小传


他一袭白袍示人,袍尾处的紫色蛇纹,曾是他的两夜未眠。

悠悠闲步,脚踝和手腕处佩戴的细纹金铃叮当作响,似袍尾游蛇轻吟。

高束起的长发随动作乱舞,忽然,发带一松,紫色瀑布般的发丝倾落而下,几缕落在他的肩头,余发垂下,继续舞着。

他挑眉,一金一紫的眸中闪过一丝惊诧,又随即释然,任发带飘扬远去

他不必去追逐那片紫色的“叛徒”,因为仅仅是站在那里,自会有献勤者“捉”其回来,而他只需要回报一个浅浅的微笑。

他没有将拿回来的发带重新束上,而是随意的系在额头。

游蛇继续出动,他木屐所踏之处,生出莲状鞋印,似步步生莲。

纤纤玉手中,琉璃羽扇被映成紫色,如紫雀展翅,轻轻展开,又缓缓合上。

最后两朵莲生在古琴旁边。

他提起袍尾,坐下,抱起古琴。修长的手指轻拂过琴弦,屈一指,拨弦。听琴音入耳,他便欣然一笑,嘴角轻勾起仰慕者们心中的波澜。

笑意满是的双眸,好看的不似真实。因所执着的而褪色成淡金色的右眼,眯起时,胜似天上的弯月

他明是凡人,却美的似仙般。

那抹使着无数人痴慕的金光,好似本就是他应该有的。

他拆下手腕上的金环铃铛,放在一旁,将衣袖向上挽些,稍作停息,双手拂上琴弦,弹拨着,张口哼唱着。

不到一曲,弹唱仅过半,他有些累了,便不再唱。倾听的人们也没有不满,任他弹了尾曲,起身回到自己的桌案前。

小小的紫影从他怀中窜出,是一只稀有的小型棕眼紫蛇,它落在桌案上,摇着尾巴,看着它的饲主。

他轻笑,用指尖点一下它的小脑袋,小蛇明了,吐着信子舔舔他的指腹,转头埋进桌上的烤鸡里大口放肆。

他是神仙,人们如是说。

人格分裂设定,要23个人格,不重皮,p2群设定,目前只有群主一人,来了解一下吧(///ˊㅿˋ///)

梦境设定,有很多梗供你过戏瘾,可重皮,要一群活跃的孩子们,来了解一下吧

宣群,热皮还有很多,要一群活跃的孩子们,了解一下吧